最近,在精神體力耗盡的夜間睡眠裏,常常做著同一類的夢。

夢裡,我又回到那永遠睡不飽的醫學生時代。

早晨的護理站,沒有太多病人或家屬來來往往,只有護理人員忙著寫日誌,準備著交班事項;還有的就是同事們,忙著查閱前晚新入院的病人data,追著舊病人的檢查報告,趕在晨會前到病房探訪病人狀況,才能應付晨會後主治醫師的查房。

夢裡的我戰戰兢兢,彷彿如臨大敵般,雖然沒有出現主治醫生的臉孔,但我知道接下來要面對的不是親切和藹的前輩,而是嚴厲又不苟言笑的老師,肯定是難熬的一個月呀.......就在這忐忑不安的情緒糾葛裏,夢醒了。

或許是潛意識的連結,把當下精疲力竭的我和記憶中最深刻的疲累過去串聯起來,在夢裡重溫了一場青春住院醫師日記。

憶及過往那充實的學習年代,工作一整天之後再接著值班的日子,因為腎上腺素的分泌支持著,其實還不是最累的狀態;
深夜時分,在忙過一大回ICU裡病人的不穩定狀況後,帶著略略的擔心上了值班室的床,正在半夢半醒之際,忽地聽到了call機聲音急促地響起,紅色的閃光在暗黑的值班室裡異常醒目,腦中的意識倏然清明,可是身體卻動彈不得,這大概是有生第一次經歷鬼壓床的經驗吧!!

隨後就看見一陣白光大閃,聽見護士大喊:XX床CPR!! 
果然是一句激發腎上腺素上升的話,立馬跳下床去,執行著急救病人的工作。

這種日夜顛倒又充滿不確定情況的緊張日子,果然在生命中留下最深刻的印記。

然而屆臨而立之年的此時,已不是少壯之軀可以位居第一線衝鋒陷陣;家庭親情的牽絆,也讓我選擇退居後線當個親切的診所小醫師。
 
這一切,只是過程,沒有好與壞,也無關對與錯,只希望在哪個位子就做好那個位子該有的表現,同時也能好好地認真過生活。

 
仲夏夜的幾場夢,如此真實又虛幻,卻是我人生中最熱血活力的時刻!! 
創作者介紹

家有心肝寶貝

Caro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